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自驾云南 >

被西点军校列入教材的四渡赤水外国人和是如何评价的

2022-07-31 21:34      点击次数:

当年毛主席在长征过程中运筹帷幄,声东击西,于40万大军重围中为红军寻得光明大道,让后世赞叹不已。 下面我们再次回味下毛主席当年在此次战役中,神鬼莫测的用兵之术和军事战略思想。 当时红军经过血战湘江战役,终于冲破了的第4道封锁线,但军队数量却从出

  当年毛主席在长征过程中运筹帷幄,声东击西,于40万大军重围中为红军寻得光明大道,让后世赞叹不已。

  下面我们再次回味下毛主席当年在此次战役中,神鬼莫测的用兵之术和军事战略思想。

  当时红军经过血战湘江战役,终于冲破了的第4道封锁线,但军队数量却从出发时的8万人迅速减少到不到4万,而在前边还有40万大军在等着红军。

  1935年1月,中央红军攻占遵义后,立刻召开了决定红军命运和中国革命前途的遵义会议。

  这次会议重组了中央红军的权力结构,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在实质上确立了在中央和红军作战中的领导地位。

  ,与川陕边区的红四方面军会合,或者是东出贵州,到湘黔交界地区与贺龙和关向应率领的红2、6军团会合。

  其具体部署是,以湘军和鄂军进攻贺龙的红2、6军团,以川、陕部队打击红四方面军,对于所在的中央红军,更是集中了40万大军进行围攻,企图在遵义地区歼灭中央红军。

  面对国军的四面围攻,建议利用遵义北部的土城的有利地形条件,先打掉在后边紧追不舍的川军郭勋祺部。

  作为遵义会议后的第一仗,中央红军是一定要打好的,因为红军之前损失太大,急需一场胜利来提振广大指战员的士气。

  朱德和分别亲自指挥红3军团和红5军团,而其他参战的将领还有后来10位元帅中的5位,就是准备给郭勋祺以迎头痛击。

  当时红军通过情报得知,郭部有6000多人,红军可在这一地区集中优势兵力打一个阻击战。

  郭勋祺是川军悍将,其部队装备精良,士兵作战素质也很高,因此这场战役,一开始就是一场恶仗。

  1935年1月28日,战斗打响,红军指战员不怕牺牲,艰苦奋战,多次打退郭勋祺部队的进攻,并对其兵力造成大量杀伤,但我军伤亡也很大。

  郭勋祺的部队似乎有用不完的人,后来从俘虏口中才得知,敌军的兵力是1.2万余人,比情报上所述多了1倍。

  毛主席立刻调整作战部署,让先遣部队红2师立刻返回支援,但郭部战斗力依然不减,土城战役进行得很艰难,我军不得不把干部团押上去。

  干部团都是我军的优秀将领,在这次战斗中不少人负伤,面对迟迟拿不下敌人的困境,毛主席思前想后,决定撤出土城战役,西渡赤水,

  毛主席认为,眼前敌强我弱,我们已无法实行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想法,之前北渡长江的策略已经行不通了

  改为向西,渡过赤水河,向古蔺、叙永方向进发,再寻机从宜宾西部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与红四方面军汇合后再集中兵力进行反攻,方可成功。

  1月29日,中央红军在毛主席和朱德指挥下,从太平渡、猿猴场和土城3个渡口快速渡过赤水河,然后

  红军本想一股作气,拿下叙永县城,无奈防守叙永的川军非常顽强,红军只好放弃叙永,转道向西进入川滇黔交界处的扎西地区,并在此作稍事休息。

  之所以说稍事休息是因为红军仍处于国军的团团包围之中,北边金沙江附近有川军10个旅,西南方云南王龙云在此部署着主力部队看着红军,东南方中央军薛岳所率领的8个师的重兵集团正紧追不舍,正东贵州王家烈的黔军主力也严防死守。

  红军进入四川的消息很快又被蒋介石知道了,蒋介石再次命令追缴的各省军阀严防死守,尤其是北部的川军,

  按照老蒋的命令,刘湘在从滩头到宜宾河段,日夜不停地赶着修筑防御工事,在关键渡口还加修碉堡;在宜宾到江津河段,则派遣武装兵船严密沿河巡防,防止红军过江。

  潘文华分出一部分兵力在长江南岸日夜巡逻,修筑工事,自己率主力南下川南,围歼红军。

  剿匪第二路军司令为黔军将领龙云,前线指挥官为中央军指挥官薛岳,其兵力为10万人左右。

  面对敌军在长江以南构筑的庞大包围网,毛主席深知在遵义会议上所做出的北渡长江与川陕红四方面军汇合的策略已经难以实现,但其

  国军在表面上看似有40万人,但各军阀的主要作战思想都是寻求自保,阻挡红军进入自己的地盘,一旦红军离开,

  当时红军刚刚离开贵州王家烈的地盘,眼看红军进入四川刘湘的地盘了,王家烈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回去给母亲做寿去了,对红军是否会二次折返根本没有思想准备。

  毛主席在川军和滇军严防死守,局面难以打开的情况下,决定再次东渡赤水进入遵义地区,打王家烈个措手不及。

  为迟滞南下的川军,毛主席特意分出一个团佯攻古蔺,还不断大造“打过长江去”的声势,让川军不敢轻举妄动。

  因此时而走大路,时而走小路,时而日战,时而夜战,这样才能让敌人被我们牵着鼻子走,自己掌握主动权,并获得突围机会。

  当红军向东再次渡过赤水河时,王家烈正在给母亲祝寿,一听副官报告红军又杀回来了,惊慌中急忙组织人马去对付红军。

  但王家烈在遵义附近的兵力仅有6个团,其他部队都分散在贵州其他地区,远水解不了近渴,

  娄山关两侧都是高大耸立的大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但红军必须拿下这个关口,因此娄山关战役十分关键。

  为拿下娄山关,彭德怀负责指挥红三军团作为主攻部队,陈赓率领干部团紧随其后作为预备队,指挥红一军团向东前进,从侧翼进行迂回包抄,配合正面进攻部队作战,其他部队则在北侧阻击川军的搅扰。

  我军快速进攻让敌人没能获得一点喘息休整的机会,经过25日一夜的激战,红军已经将黔军赶到娄山关以南的黑神庙。

  次日天明,被击溃的黔军集中了两个团的兵力对红军进行反扑,此时我东西侧迂回部队已逐渐对敌4、6、16、10团形成合围态势,红11团更是深入到敌后纵深地区。

  ,表现了毛主席在重围之中对红军不怕牺牲,艰苦奋战,对打破反动派的包围圈,取得长征胜利的必胜信念。

  打过娄山关后,红军接着顺利攻下遵义,第二次占领遵义,但在此次战役中,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在侦查时不幸中弹牺牲,成为我军在长征时期牺牲的首位高级将领。

  红军回师重新站立娄山关和遵义,黔军损失8个团的部队,被俘3000多人,让蒋介石非常恼火。

  为了直接指挥各部队的作战行动,3月2日,蒋介石对面前的各作战将领下达训令,大意是你们连吃败仗,看来还得本委员长亲自坐镇,方可将一网打尽云云。

  蒋介石对红军第二次越过赤水河的判断是,红军由于无法突破川军和滇军在南北方向的重兵防守,只能向东过河与湘西的贺龙部寻求汇合。

  蒋介石决定改变以往跟着红军屁股后边没头苍蝇似的瞎跑的战术,以齐头并进,并加修堡垒加强包围网强度的铁壁合围战术来困死红军。

  这次蒋介石再次集中了近40万部队,加上地方武装共约70万人,来势汹汹地向红军所在的乌江和川黔地区压过来。

  毛主席知晓蒋介石的新围剿计划后,准备以逸待劳,在进行机动的同时等待敌人孤军深入,以给我军创造歼灭敌人的机会。

  但等了好久,国军都龟缩在坚固的碉堡中不肯出兵,让我军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战机,为此毛主席再度改变战略。

  必须利用蒋介石最害怕红军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汇合的心理弱点,把国军的部队从坚固工事中调到川南,打乱其部署,

  在此之后,红军从茅台镇出发,再次西渡赤水河,并以小部分兵力做出佯攻古蔺方向的假象,以吸引国军去围攻,而主力部队则隐蔽在山区的密林之中,随时准备进行大范围机动。

  就在国军大部队拼命往古蔺地区快马前进时,红军主力部队看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秘密第四次渡过赤水,准备南下。

  而红军在渡过赤水河后敌情又出现了新情况,当时敌周浑元部正在红军南下的必经之路长干山和枫香坝处修建碉堡,军委立刻调整策略,以红9军团佯攻该处,将敌人主力吸引在此处,掩护主力部队南下。

  红军即刻开始南渡乌江,但中央军薛岳很快就发现了红军的这一行动,立刻电报发给蒋介石。

  但蒋介石却认为此行是红军声东击西之术,要其不要在意,以免再次上当,正是蒋介石的这个决定,让中央军失去了阻止红军跳出包围圈的最后机会。

  红军在急速行军的过程中,不断向外发出“占领贵阳,活捉蒋介石”的强烈信号,就是怕蒋介石不知道。

  当时的贵阳防守兵力较弱,仅有4个团,当听到下属报告红军主力部队正迅速朝贵阳奔袭,而且最重要的逃生之路机场很可能成为首先被攻占的目标,顿时惊慌失措。

  其急忙一边向守卫贵阳的部队下达死守机场的命令,以便自己随时坐飞机逃跑,一边急电令离其最近的部队滇军孙渡部前来“救驾”,而孙渡离贵阳有400里路,

  而毛主席要的就是调出滇军,孙渡一走,红军在贵阳虚晃一枪,随即就进入云南,并在皎平渡巧渡金沙江,此处是长江的上游,红军主力就此完成北渡长江的战略。

  而主力红军渡过长江后,在乌江长干山地区迷惑周浑元的红9军团也很快赶上主力部队。

  这样红军在川滇黔地区根据实际需要先后4次渡过赤水,终于将蒋介石的40万大军远远地甩到了千里之外,跳出敌人的包围圈,蒋某人花精心打造的铁壁合围战略也宣告破产。

  多年之后,当年参加围堵红军的国军将领都对红军在四渡赤水中的表现啧啧称奇,

  “蒋介石虽有几十万大军,但是总不能确定红军的意图,16年开奖记录屡屡被红军迷惑,红军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迅速果断的行动,经常让国军不知所措。”

  “要重新理清当年在四渡赤水中的作战路线是不容易的,当年蒋介石搞不明白,今天读者们也很难搞清楚,甚至当年的红军官兵自己都摸不着头脑,但现在看来,确实是军事天才。”

  ,反映了毛主席和党中央在残酷战争革命年代面对危急情况时的过人胆识、智慧和气魄,是思想中的精华。

  86年后的今天,当年的红军早已变成强大的人民解放军,而吸收了思想的现代化人民军队必将创造更多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