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ww.49232.com >

最新!2022年中国有色金属资源化利用专题调研与深度分析报告(多

2022-07-07 05:30      点击次数:

原标题:最新!2022年中国有色金属资源化利用专题调研与深度分析报告(多图) 金属分为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两大类。黑色金属包括铁、铬、锰;有色金属是指铁、铬、锰三种金属以外的所有金属,大致按其密度、价格、在地壳中的储量及分布情况和被人们发现与使用

  原标题:最新!2022年中国有色金属资源化利用专题调研与深度分析报告(多图)

  金属分为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两大类。黑色金属包括铁、铬、锰;有色金属是指铁、铬、锰三种金属以外的所有金属,大致按其密度、价格、在地壳中的储量及分布情况和被人们发现与使用情况的早晚等可将有色金属分为以下五类。

  我国有色金属矿产资源整体储量丰富,但部分品种资源相对匮乏。钨、钼、锡、锑、碲等资源储量均位居世界第一,钨、锑在全球供给中占有80%以上市场份额,锡、钼也占有全球供给40%左右的市场份额,均在世界供给体系中具有重要影响。铅、锌位居全球资源储量第二位,资源储量分别占全球的21%和19%,但铜、铝、镍等资源储量仅分别占全球的3.1%、3.3%和3.1%,国内开发及供应潜力较小。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经成为世界有色金属第一生产大国和贸易大国。2020年我国十种常用有色金属冶炼产品产量首次超过6000万吨,占全球主要有色金属的比重稳定在50%以上。我国有色金属冶炼产量持续增长,矿产量萎缩。绝大部分有色金属产品产量占全球的比重超过30%,优势品种超过70%,平均49.5%,但矿产品比重明显低于冶炼产量。中国主要有色金属产品消费量占世界比重平均为51.4%,高于冶炼产量比重近2个百分点。国内资源增长速度弱于产消增长速度,主要有色金属品种原料对外依存度高。

  以作为中国紧缺资源的铜金属为例,铜精矿、未锻轧铜、粗铜和铜材等铜产品都是净进口。铜精矿进口量呈逐年快速增加之势,且进口来源地集中,2020年进口量前十位的国家和地区占进口量85%以上,较2012年提高12.8个百分点。

  △图表4:2014-2021年中国铜矿砂及其精矿进口数量及增长率(万吨,%)

  镍钴金属方面:中国镍钴资源对外依存度高,国内镍、钴资源自给率分别为5%和2%。为了保障资源需求,我国企业加大了海外投资的力度,在刚果(金)、印尼等地都有资源投资项目布局。我国镍钴资源原料进口来源单一,存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潜在风险。

  锂资源方面:2020年我国锂资源量为510万吨,占全球的5.93%;锂资源储量为150万吨,占全球总资源储量7.12%。尽管我国是锂资源大国,但依然高度依赖进口,2020年锂原矿对外依存度约70%,其中从澳大利亚进口占比60%。在目前国际关系背景环境下,加强锂资源自主开发和回收利用迫在眉睫。

  △图表5:2019-2021年中国锂矿产品进口量及澳大利亚进口占比(%)

  同时,全球战略性新兴产业矿产竞争加剧,钴、锂、铌、钽、铍、锆、锰、铬、铼、铂族等资源成为竞争主要品种,构建自主可控的全球能源资源供应链显得更加紧迫。

  受中国经济多年持续快速增长带来的需求拉动,我国已经成为世界有色金属第一消费大国。2020年,我国精炼铜消费量为1290万吨,比上年增长4.9%;原铝消费量为3780吨,比上年增长5.3%。“十三五”期间,我国精炼铜年消费量增加约300万吨,年均增长5.4%;原铝年消费量增加约830万吨,年均增长5.1%。

  △图表6:2016-2020年我国精炼铜及原铝消费量及同比增幅(万吨,%)

  2020年,我国全铜人均年消费量10.4千克/人,比上年增长5.5%;全铝人均年消费量29.1千克/人,比上年增长6.3%。“十三五”期间,我国全铜人均年消费量增加2.2千克/人,年均增长5.0%;全铝人均年消费量增加6.0千克/人,年均增长4.7%。

  △ 图表7:2016-2020年我国全铝及全铜人均消费量及增幅(千克/人,%)

  近年来,随着房地产、汽车、家电等传统行业发展放缓,有色金属需求面临下滑的压力;同时,日益严峻的环保压力倒逼再生有色金属加速发展。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新兴产业的加速成长为有色金属消费及回收利用提供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碳中和”对于有色金属消费的驱动作用主要可以分为两个方向。一方面针对发电侧,以光伏、风电、核电、储能以及氢能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发电系统对有色金属的需求,另一方面是以汽车电动化为代表的用电侧对有色金属的需求。

  新能源产业方面,《2030年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明确风电、光伏、新型储能、氢能等行业发展目标;”十四五”期间国内年均光伏新增装机规模一般预计70GW,乐观90GW;全球2021-2025累计光伏新增容量1097GW,乐观预计1374GW;“十四五”期间国内年均新增风电装机5000万千瓦;全球2021-2025累计风电装机新增541GW。

  新能源汽车方面,根据2020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将达到20%左右。据此预测,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源对锂、钴等矿产的需求如下图。

  △图表9: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源对锂、钴等矿产的需求预测(万吨)

  同时,随着5G通信、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不断发展,对钽、铌、锂、稀土、钪、锗、镓、铟、铼、碲等关键有色金属矿产的需求还将源源不断的增加。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推进资源全面节约和循环利用”,把重视资源综合利用提到了更高的战略高度。有色金属行业因其能源消耗多及污染物排放量大等问题,已成为当下生态环境建设的重点关注领域,加强有色金属行业的环境保护建设和资源化利用已迫在眉睫。

  在我国“双碳”政策背景下,有色金属工业计划2025年实现碳达峰,再生有色金属产业面临历史性机遇。再生金属在碳减排方面具有较大优势,根据有色金属协会统计,再生铜、铝、铅能耗仅为原生金属的27.0%、3.8%、21.9%,此外水耗、固废以及SO2排放量均有较大改善,符合绿色循环经济发展需求,因此,发展再生金属产业是减少碳排放和环境污染的有效途径,国家也出台多项政策支持有色金属回收利用产业发展。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对部分销售资源综合利用产品享受增值税即征即退30%/70%税收优惠政策,部分产品按照90%计入应纳税所得额。

  2021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推进资源节约集约循环利用。到2025年,废钢利用量达到3.2亿吨,再生有色金属产量达到2000万吨,其中再生铜、再生铝和再生铅产量分别达到400万吨、1150万吨、290万吨,资源循环利用产业产值达到5万亿元。

  △图表10:2020-2025年再生有色金属产量规划目标及增长空间(万吨)

  要实现上述规划目标,到2025年再生有色金属年产量较2020年增37.93%,再生铜、再生铝、再生铅增幅分别为23.08%、55.41%、20.83%。发展循环经济将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变得日益重要,提高再生金属的利用率正成为未来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从整体占有率来看,目前我国再生有色金属产业还比较落后。2020年,我国铝、铜、锌、铅四大金属消费总量约7760万吨,其中再生金属2150万吨,占消费量的27.8%,比世界平均水平35.3%低7.5个百分点,与发达国家平均45%相比相差更远。

  相较国外,2020年美国再生铜、再生铝占铜、铝产量的比例分别超过了50%和70%,美国的铅、日本的铝已经实现100%由再生金属原料供给。相比之下,我国再生有色金属产业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图表12:2020年主要再生有色金属产量及占原生金属的比重(万吨,%)

  “十三五”期间,我国再生铜、再生铝、再生铅、再生锌产量分别约为同期原生金属产量的35%、20%、42%、25%。“十四五”期间,我国将统筹国内外两种资源及原生、再生两种资源,在建设境外矿产资源基地的同时,加快建设再生资源基地,增强防范资源风险的能力,再生有色金属产量和利用率将进一步提高。

  △图表13:“十三五”我国主要再生金属产量占同期原生金属产量的比重(%)

  有色金属的回收利用涉及众多环节和产业。在回收环节,传统的废弃电池回收、报废机动车回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等领域,由于靠近普通消费者,回收门槛较低,有大量个体户和中小企业参与,市场主体众多且分散。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约9万家,从业人员约1300万人,已形成以回收站点、分拣中心、集散市场为核心的三位一体回收体系。

  从回收渠道的变化来看,在手机回收等细分领域,伴随互联网的发展和新技术的进步,互联网回收模式迅速崛起,对传统回收市场格局造成巨大的冲击。以手机等电子产品回收为主的爱回收为例:截至2021年9月底,其在全国195个城市共开设了943家门店;从交易规模来看,集团2021年3季度GMV已达83亿元,同比增长56.6%。

  △ 图表14:2020-2021年爱回收全国门店数量变化(家)资料来源:Wind、韦伯咨询

  而对工业生产中的废弃物回收并提取有色金属,由于种类较多,物料来源广泛,工艺复杂,相应的技术要求较高,一般需要有资质的企业来处理,且涉及到从原料收运到前端无害化+初步资源化再到后端的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品等一系列环节,有较高的行业门槛。

  从上下游来看,一方面领先的再生金属企业纷纷关注上游回收领域,希望借助原料端的融合提升自身竞争力;另一方面,再生的概念也越来越多地融入到下游有色金属加工行业和消费品市场。部分领先企业已经构建起“回收-新材料-贸易”的完整业务体系,希望各板块之间产生协同发展的效应,从而提高企业竞争力。

  环保企业在有色金属回收利用领域的业务布局来看,随着垃圾分类的推进,前端有色金属回收效率较以前有大幅提高,后端主要是危废处置和资源化利用。危废来自众多行业,其中有色金属冶炼占15%左右,有色金属危废种类繁多,规模庞大。危废处理和资源综合利用产生了包括冰铜、粗铜和粗铅合金等产品,它们的销售价格与大宗商品的走势一致,也是危废企业重要的收入来源。

  在双碳背景下,环保企业进军新能源回收利用领域的步伐加快。2021年1月4日,旺能环境发布公告,拟通过收购方式布局新能源锂电材料绿色循环再利用产业。1月5日,伟明环保发布公告称进军新能源市场,拟在印尼投建高冰镍项目,由其控股股东伟明集团有限公司与Indigo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合资公司投资人民币17.39亿元。

  此外,还有一些企业则是跨界进入有色金属回收利用行业并完成转型。如浙富控股起步于水轮发动机组与核电控制棒驱动机构,2020年公司通过资产重组战略转型至“再生金属资源回收+前端危废无害化”领域。

  从供给端来看:铜、铝、铅、锌、镍等大宗有色金属矿产查明资源量上升,但由于需求基数大,总体上资源保障呈下降态势;锡、锑、锂资源虽然具有资源优势,但不具备开发优势,产量增长缓慢或低于下游需求增长幅度,整体上保障程度不乐观,资源缺口逐年提高;钴、钽铌、锶、铍、铂族等资源禀赋差,远不能满足国内需要,在国内资源储量和资源保障态势方面均较差。

  “十三五”以来,受国内经济增长放缓,环保压力日益增加,以及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周期因素的多重影响,主要有色金属矿产资源的产量增长放缓。根据统计,2020年我国主要六种有色金属精矿产量为603.16万吨,同比增长1.56%,较2016年峰值产量约减少了300万吨。

  从需求端来看:我国已进入有色金属社会存量的快速积累期,“十四五”期间国内有色金属报废量和回收量将稳定增长,预计年均达到1500万吨左右,有色金属领域固定资产投资增量将主要来自再生有色金属项目,同时随着全社会对再生金属利用重视程度不断提升,电器电子产品、汽车等产品的消费更新和循环利用导致上述产业中再生金属使用比例进一步提高,对再生有色金属产品质量提出更高要求。

  此外,尽管传统产业对有色金属的需求放缓,但新能源汽车、光伏及风力发电等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催生了更大的回收利用市场。

  以动力电池回收为例:2015年至到2020年,我国全年动力电池装机量从16GWh增长至63.6GWh,年复合增长率超过50%。2020年国内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超过20万吨(约25GWh),市场规模达到100亿元。考虑到动力电池的平均4-6年的有效寿命以及5-8年的使用年限,结合2014年开始的电动车快速普及,2021年底迎来第一批退役高峰,2025年我国退役动力电池预计将接近80万吨。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搭建完整的动力电池回收链条,完善目前电池回收的模式,引起了市场和政府的广泛关注。

  △图表18:2019-2021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及磷酸铁锂装机占比(GWh、%)

  目前,锂电池还没有大规模的可替换产品。要实现锂电池产业可持续发展,有关部门和企业加强了对下游产业锂电池回收的布局,但总的来看,当前锂电池的回收市场刚刚启动,部分锂电池仍处于随意废弃状态。Market sand Markets预计,2025年全球动力电池回收行业规模将达到122亿美元,到2030年达181亿美元,中国是最大的动力电池回收市场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